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留言板网站管理
网站首页>beplay官网入口案例>“车辆贬损费”该不该赔 为何不同地方判决结果不一
“车辆贬损费”该不该赔 为何不同地方判决结果不一
时间:2013-5-30 来源:高密市天衡二手车鉴定beplay官网入口有限公司

圆桌议题

  郭美美曾在网上炫富的玛莎拉蒂车,两年前被中粮集团的一辆奥迪车撞坏,郭美美为索赔修理费、车辆贬值损失将中粮集团告上法院。近日,北京二中院支持了她“车辆贬损费”的诉请,终审判令中粮集团、肇事司机连带赔偿郭美美车辆维修费39万元、车辆贬损费21.3万元,共计60.3万元。同时,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内向郭美美赔偿车辆维修费2000元。

  与上述案例判决不同的是,2012年7月7日晚,钟某生驾驶货车在兴国县与前方一辆奔驰车“相吻”,造成双方车辆受损、奔驰车主钟某勇受伤的交通事故。交警部门认定钟某生承担此次事故全部责任。钟某生是某公司雇佣的司机,货车是公司的。同年11月6日,经兴国县价格认证中心对奔驰轿车贬值损失进行鉴定,钟某勇的奔驰轿车贬值损失99690元。“事故轿车虽已修复,但严重贬值。”钟某勇随后向兴国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钟某生和其雇佣公司、保险公司除支付相关修理费外,还应赔偿车辆贬损费99690元及1000元鉴定费。今年5月3日,兴国县法院一审判决,驳回钟某勇要求索赔车辆贬损费的诉请。

  “车辆贬损费”的争议一直不断,许多地方类似案例,有法院判决支持的,也有判决不支持的。为何在不同的地方,却有着天壤之别的判决结果和解释?为此新法制报邀请办案法官和法律界人士对“车辆贬损费”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

  主持人

  杨海涛

  嘉宾

  谢文程 兴国县法院法官

  颜三忠 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法律系主任、教授

  张华宝 江西英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陈登朝 江西艾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叶超越 江西赣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为何“车辆贬损费”案判决结果不一?

  对照兴国县这个案子的败诉与郭美美豪车索赔案的胜诉,多少会让有车族迷惑:相同的现行法律规定,为何在不同的地方,却有着天壤之别的判决结果和解释,为何同样的官司判决却不同?

  谢文程:兴国的案子与郭美美索赔车辆贬损费的时间不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于2012年12月21日起施行,其中第15条已经明确规定了道路交通事故中赔偿的范围,但是车辆贬损费不在其列。此前审理的案件,由于承办法官对民事诉讼中“损失”范围的理解不同,即对车辆贬损费是否属于实际损失的观点不一,会出现“同案不同判”的情况。

  颜三忠:如果受损车辆经过修复后,使用功能已经基本恢复原状,车辆的使用价值没有明显降低,受损车的贬损费赔偿请求被支持的可能性比较小,反之亦然。

  张华宝:车辆贬损费是否赔偿,法律尚无明确规定,不同的法院、不同的法官可能有不同的理解。另外在现实中,如何确定车辆贬损费,存在一定难度。

  陈登朝:在司法实践中,很多鉴定机构对车辆贬损也有不同的理解,做出的鉴定结论也各不相同,往往缺乏令人信服的科学依据,更没有可以衡量损失的标准,这也给法院审理这类案件带来麻烦。我认为要解决这一困境,首先要在鉴定依据上论证贬损价值的科学性,并制定出便于鉴定人员比照和操作的鉴定规范;其次要完善法律体系,将车辆贬损赔偿项目纳入赔偿范围,为司法机关提供明确的法律依据。

  叶超越:法官在处理这一问题时,由于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只能凭个人对《侵权责任法》、《物权法》、《民法通则》等法律法规的理解进行自由裁量,这就直接导致了不同裁判的出现。虽然案件类似,但具体情况有所不同,法官对此类问题作出不同裁判也在意料之中。

  该不该赔付车辆贬损费?

  在一些不支持“车辆贬损费”的判决中,有观点认为,车辆在事故中受损后经过修复,在外观上达到了“恢复原状”的效果,所以不应再索修理费之外的费用。而索赔的车主们认为,车辆受损后在性能等方面肯定都会受到影响。出过交通事故的车进入二手车市场,价格往往都要比没出过事故的低。事故车主应该索赔车辆贬损费吗?

  颜三忠:虽然车辆已修复,但车辆难以恢复到事发前的状态,车辆的实际价值降低,因此,车辆损减价值实际上是一种实际的直接物质损失。我认为,责任方应该赔偿受损方的车辆损失费。

  张华宝:《侵权责任法》第19条规定“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车辆贬损费就是车辆修复后的价值与未发生交通事故时的市场价值之差。发生交通事故后的车辆,贬损是客观存在的,合理的车辆贬损费应当要求侵权人予以赔偿。

  陈登朝:该不该赔付车辆贬损费,关键还得看是否有贬损的事实。二手车交易市场的交易价格也未必能体现出车辆的实际价值,还可能受到购车者的心理因素影响,对纯粹是因为交易市场对事故车辆的忌讳,而导致交易价格的降低。

  叶超越:对于一些法院不支持车辆贬损费,认为车辆可以行驶就行了,我认为这是一种错误的观念。根据《物权法》的立法精神,车辆受损后,虽然责任方将受损车辆恢复原貌并保证“能够上路”,但车辆实际的贬值损害是内在的,隐蔽性的,如车辆使用寿命、安全性能、舒适性、驾驶操控性等方面可能会大打折扣,直接导致该车性能、价值等贬损,肯定不如未受损以前,在今后出售时也会受影响,车辆的价值下降,车主的财产受到了侵害,责任方理应赔偿,才符合《物权法》、《侵权责任法》立法原则。

  如何证明事故车价值受损?

  随着汽车数量的激增,交通事故也在迅速上升。如果一辆轿车被另一辆车“强吻”,车辆修复后,车主该如何鉴定、确认事故车价值与未遭受损害前的价值比较后的贬值费?又该如何让索赔“车辆贬损费”的渠道畅通?

  谢文程:现在车辆修理技术对车辆修理不仅仅是让新车修理后“能够上路”,而是尽量让新车恢复原状。比如人身损害赔偿,对于未构成伤残等级的损害只是赔偿法律规定的相关费用。关于车辆贬损费的鉴定。目前,国家没有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另外关于车辆贬损费的索赔,我认为不是障碍的问题,相应的法律、法规对此明确了不在赔偿范围之列,受害方在提出该项请求时应予以慎重考虑诉讼风险。

  颜三忠:对汽车贬损的鉴定目前还很不规范,汽车贬损费用如何确定缺乏明确的鉴定标准和操作规范。另外我国法律规定不具体明确,致使司法机关在处理时有很大自由裁量权,处理结果也大相径庭。此外,保险公司出于自身利益,将汽车贬损费列为免责范围,受害方不能通过保险公司获得赔偿。目前,我国法律在处理财产损失一般以补偿损失为原则,而汽车贬损费很难估算。

  张华宝:如何鉴定事故车价值与未遭受损害前的价值比较后的贬损费,应当由鉴定方面的专家制定一些规范。从目前司法实践看,确实存在一些障碍,应当由相关部门进行明确规定。例如,可由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解释中进行明确规定,使法院有一个全国统一的判决依据。

  陈登朝:贬损费的鉴定方法和鉴定依据,首先要经受住科学的考验,方法成熟后,然后才有可能推动法律的进步。此外,制定出贬损费的鉴定依据,可以填补科技的空白,但未必能直接填补法律的空白。另外在索赔时,受害方要注意保存证据,比如能证明贬损的金额、计算的方法,条件允许的话可以要求修理厂通过摄影摄像等方式记录维修过程和更换零配件的部位和数量,并协调鉴定机构尽可能提供可供论证的数据和科学依据。此外,还可以邀请侵权方、保险公司或其他第三方现场见证。只有证据充分,才能减少索赔的阻力和障碍。

  叶超越:目前最大的障碍在于,我国现行法律法规中对此没有进行明文规定。由法官自由裁量,可能导致司法不公。应该尽快从立法着手,制定一套合理的、完善的赔付标准,保障受损方合法的财产权益。

  是否需增设“贬损费”险种?

  就司法实践看,全国各地在判决“车辆贬损费”上作出不同裁判应该怎么解决?有人提议应该增设车辆贬损费的险种,你们怎么看?

  颜三忠:最高法院可以通过司法解释、发布指导性案例解决类似问题,统一执法标准。

  张宝华:应该有一个全国性的援引规则。是否增设车辆贬损费的险种,要有保险行业协会进行调研后决定。

  陈登朝: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多,交通事故的频发,车辆贬损费争议的普遍性,结合现有的司法审判经验和案例,发展的趋势是必然将车辆贬损费纳入法律规定的赔偿项目之内,有法可依。司法机关如果适时制定出台统一的裁判规范可以减少争议。保险公司是否增设车辆贬损的险种是一种商业行为,应当由市场决定。

  叶超越:为保障司法的统一性,确实有必要制定一个全国通用的规则,供法官在裁判时援引。我认为,法院判罚不一是因为无法可依,解决这一问题最主要的是从根本上限制法官的自由裁量权的行使,制定一套新的法律法规,使之有法可依;其次要完善相关鉴定部门的鉴定程序和鉴定资质;再次,将这部分风险纳入到保险范畴,既可分散风险,受损方的财产权益也可以得到保障,私有或公有车辆不论新旧好坏都有权受到法律保护。

友情链接1:百家乐官方网站